透过壁画看历史 2019-03-02 19:48

  我们今天要讲的这幅壁画,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东南和林格尔县的东汉墓中。“和林格尔”是蒙古语,翻译过来叫“二十间房”。因为,在清朝的时候,这里就是一个只有二十间房子的小地方。

  这座汉墓早年被盗,所以当考古人员打开这个墓的时候,没有发现多少文物。但墓室结构保存得很好,而且满墙的壁画,对考古学家来说,这个墓50%的价值就被保留下来了。因为这些壁画给考古研究、进一步探索发现,留下了很多的线索。

  和林格尔汉墓壁画是分主题的。第一部分是孝子图,东汉时期特别推崇孝道;第二部分是孔孟子弟画像,表现当时尊孔的潮流;第三部分是关于墓主人的信息,绘制了墓主人由“举孝廉”到“致仕”完整的升迁历程,以及他与各民族人员交往的情况。

  墓室最主要的地方的那幅叫“宁城图”的壁画,画的西北角是墓主人当时官署的位置,他在城里最西北处建造了官署,有角楼,还有粮仓,画面中间是墓主人的私家大宅。最显眼的右上角位置,还专门标示着汉隶字样的“宁市中”三个字,研究人员把这张图称作“宁城图”,也是从这几个汉字得来的。画面上还有几个骑马的人,他们的位置正好处在东边城门的位置,说明这些人刚刚从城外进入城内。从发型等细节,可以发现他们与一般汉朝武士是有所不同的。和林格尔汉墓里还有一幅壁画,表现了墓主人出行时的浩大仪仗。他出行的时候,有人在前面鸣锣开道,有上百人的马队,说明他不是一个普通人士。同时,和林格尔汉墓的墓室很大,显然不是当时的普通百姓可以建得起的。

  墓室里还有这样一幅画:一个胖墩墩的人站在画面下方,他的上方画着两层楼的亭子,其实是一个谷仓,上面写着“护乌桓校尉幕府谷仓”。那么,墓主人的身份就已经揭晓了。他是汉代末期一个生活在中国北方和林格尔的大官,官职是护乌桓校尉——汉代管理乌桓、鲜卑等北方民族的最高长官。中国古代文献里,找不到和他生活年限、驻地等信息相符合的官员,所以,最后只能认定墓主人是汉代中期偏后的一位没有被文献记录的护乌桓校尉。

  和林格尔汉墓壁画,记录了这位无名护乌桓校尉主要的人生三个阶段。在我看来,这三个阶段可以帮助我们解开一个中国古代历史研究的千古之谜:古代时期北边常有游牧部落来袭,汉朝的文献记录里,这些北方民族已经具备了庞大的、军事体系。但是,文献并没有记录北方草原部落是怎么在两汉和汉魏之际步步南下并强盛起来的。

  从壁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墓主人职业生涯的起点在山西离石,就是今天山西吕梁,他担任那里的县令。汉朝和匈奴作战,导致匈奴分成南、北匈奴,南匈奴归顺汉朝以后的安置地点就是在这里。我们还注意到,壁画主人每到一个地方任官,不在意描绘他的官邸,而是要把自己的粮仓画得特别明显。因为,汉代在北边与游牧民族接壤的地方的官员,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代表朝廷给投降汉朝的游牧民族分发粮食、金银等供给。几年之后,他调任西河长使,西河也是汉朝重要的北方边境。在那里,墓主人主要负责北匈奴投降地区的安置活动。这是他的职业生涯的第二个阶段。最后担任护乌桓校尉之职,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负责给乌桓部落提供粮草、调度作战。

  汉朝的发展过程当中,其北边最主要的对手就是匈奴。汉朝政府组织军队,组织后勤补给,与匈奴作战。后来,南匈奴投降了汉朝,北匈奴继续在漠北这一带与汉朝为敌。由于北匈奴和汉朝之间隔着整个蒙古高原,所以,汉朝每次派兵出征都是劳师动众。

  偶然的原因,汉朝在匈奴北边的森林里发现了不同于匈奴的人群。这些部落名叫做鲜卑、乌桓,他们人口很少,装备也不精良。汉朝的边防将领就有意识地把他们武装起来,鼓励他们为汉朝政府去攻打匈奴。护乌桓校尉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年招募大量的鲜卑、乌桓这些北方人群,给他们提供装备和粮草,让他们替代汉朝军队去进攻匈奴。不仅仅是给他们提供粮草,还要激发他们的战斗积极性,要搞绩效。因此,汉朝在北方建立了好几个贸易中转站,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宁城。

  在东汉政府以及历任护乌桓校尉的鼓励下,原先的小型部落鲜卑和乌桓,在短短一百年的时间里,演变成上万人的部落国家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