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对上市公司的法律放纵是中国的固有文化 2019-07-12 01:14

  很久很久以前,水皮听过一个相声,虽然想不起是谁表演的,但是其中“加拿大”的典故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在表演者的谐音中“加拿大”这个国家被赋予的各种解释既诙谐幽默,又贴切形象。

  “加拿大”三个字可以置换成多个排序。大字提到前面就变成了“大家(加)拿”,加字提到最后就变成了“拿大家(加)”,大字放到中间就变成“加大拿”,拿字提到前面就变成“拿家(加)大”,三个字倒过来读就变成了“大拿家(加)”。

  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非常有趣的组合,由“大家拿”可以过渡到“拿大家”,由“拿大家”可以过渡到“加大拿”,由“加大拿”可以过渡到“拿家大”,由“拿家大”则可以过渡到“大拿家”。

  2004年的最后几天,创维集团的黄宏生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正式起诉,伊利集团的董事长郑俊怀亦被停止代表的执行资格,联想到此前频频暴出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失踪案,水皮的确陷入过沉思,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切,是什么原因使得挪用上市公司的巨额资金成为一种现象,究竟是无“法”责众,还是“法”不责众?

  沉思的结果之一,水皮提出了“法律放纵”这个概念,提出了黄宏生案对内地上市公司的警示作用,提出了中国的文化缺陷。正是这种先天的缺陷,造就了中国上市公司成为犯罪天堂这个可怕的现实,这个“造就”的过程用“加拿大”三个字的排序变化来解释是最贴切的。

  上市公司是什么公司?是股份制公司。股份制是什么意思,就是大家拿钱的意思。因此,独资企业,不管是国有的也好,个人的也好,上市的过程,就是股份制改造的过程,就是一个大家的事情大家的公司,大家拿钱的过程,是一个由独资企业变成公众公司的过程,是一个企业实现社会共有的过程。上市公司和独资企业最大的差别就是股东多元化,大股东是股东,小股东也是股东。大股东可以当董事长,也可以当总裁,但是董事长代表的是所有者,而总裁代表的则是经营者。独资企业可以所有者与经营者不分,上市公司则必须分清两者之间的角色。分不清的话,会怎么样?就会变成大股东“拿大家”的局面,由我的是我的走到你的也是我的这一步,走到公司上市之前是我的,上市之后还是我的这一步。水皮观察资本市场这么多年,发现不管国有控股企业也好,私人控股企业也好,几乎100%的中国上市公司对自己公众公司的定位没有清醒的认识,还在错把公众的公司当作自己的公司。因此,上市的目的就是圈钱,不圈白不圈,圈了不白圈,白圈谁不圈,TCL圈了钱去买短期票据,用友圈了钱去买国债这是必然的结果。简单地说,上市的过程,就变成上市前“大家拿”,上市后“拿大家”。

  “拿大家”如果白拿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结果就是“加大拿”。于是,我们发现上市公司成为大股东的印钞机。在大股东的眼中,上市公司的资金就是不需成本的融资,不拿白不拿。三九医药传媒拿了,大股东用公司的钱盖成了广电中心;华北制药

  <也拿了,干什么都没有跟大家交代清楚;电广传媒的几十个亿用股权抵偿了,华北制药的十几个亿也用股权抵偿了,三九医药占的太多,如果全部用股权抵偿,大股东还要倒贴,换句话,连“股抵债”都做不到。大股东占款还仅仅是“加大拿”的一个表现,而“加大拿”更恶劣的表现则在于恶意的担保从而掏空上市公司,直接完成利益输送。新疆啤酒花是一个典型,董事长通过为自己的私人企业担保从而让上市公司背上十几个亿的负担,直接导致公司正常运行的资金链断裂,葬送一个正常经营的上市公司。最新暴仓的“鸿仪系”也是一个典型,通过多达四五家上市公司的互相担保,“鸿仪系”的实际控制人盗取上市公司的资金黑洞也在十几个亿。

  毫无疑问,“加大拿”的后果是严重的,一方面搞垮了上市公司,另一方面造成了潜在的金融危机,并且客观上形成了“拿家大”的现象。啤酒花董事长失踪已经有一年多,但是董事长的位子并没有换人,因为换了人就找不到责任人了;而ST英教的董事长陈忠联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污点证人而被免于追究;德隆系崩溃后,中央政府为了救市只得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全面托管,而其中高达百亿的窟窿恐怕也只能由中央财政买单。

  郑俊怀是一个,这个伊利的董事长用公司的资金为自己收购公司的股权,其行为和小偷一模一样,只不过,小盗窃珠,郑大盗窃的是公司。

  翁小巧是一个。这个闽东电力

  <的董事长个人据说侵吞上市公司的资金达到2个亿,董事会换届之时被检察院带走。

  梁建华是一个。这个格力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环球动力的董事长由涉嫌行贿和巨额资金来源不明而被带走,从而捅开格力资金黑洞高达30亿的黑幕。

  万平是一个。这个来自东莞金正的董事长担任上市公司天龙集团的法人代表时间不长就因为把天龙资金往金正搬而被山西警方逮捕。

  刘海峰是一个,这个春都的董事长在失踪多时后被宣布已被河南警方拘押,问题还是挪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上市公司的钱是公众公司的钱,不是董事长个人的财产,未经股东授权的占用和挪用就是不言自取,俗语讲就是偷。

  2005年新年前后,刘德华和刘若英担纲贼公贼婆的冯氏贺岁片在全国各地上映,首轮放过,票房就突破1个亿。“天下无贼”是大家的美好愿望,何时天下无贼则无贼矣。